然后准备把手机放下了现在主动权全在必康的手

“曾主任,这些项目并没有任何的问题,符合……”
 
    这名投资处长还想争取一下,结果话还没说完,就被曾婷给打断了。
 
    “李处长,项目有没有问题,并不是只能从批文上面体现出来,我们发改委必须要实地进行考察,把工艺流程全部摸透摸清楚,这样吧,你近期安排一下,我们组织一个现场专家评审会。”曾婷说道。
 
    这投资处长几乎完全无语了。
 
    组织现场专家评审会?
 
    什么时候有这道环节了?
 
    而且,这完全不符合流程啊!
 
    事实上,项目的可研报告他都已经仔细的看过了,这本身就不是污染类的项目,而是饮品类的,环保方面没有任何的问题,搞什么专家评审会?
 
    这明显就是在故意针对必康好不好?
 
    投资处长的心里有些不爽,因为年底重大项目考核的任务很重,如果必康这几个大项目被卡住了,那么他们极有可能完不成今年的任务,到时候扣奖金是小,影响自身仕途是大!
 
    而且,这李处长还想到,以前有好几个重污染的化工类企业,按照环保政策完全不能上该类项目的,可是你曾主任大笔一挥,一路开了绿灯。现在倒好,差的项目一个接着一个的顺利通过,到了必康的好项目,反而想方设法的卡住,这个女人的脑子被驴踢了吗?
 
    “曾主任……”
 
    这投资处长还想说些什么,结果再次被不客气的打断。
 
    “李处长,你这么卖力的为一个项目来争取批文,是不是收了必康集团的好处了?”曾婷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听了这话,李处长的脸色顿时涨红了!
 
    尼玛,这可是极为严重的污蔑好不好!
 
    老子根本就是站在为企业服务的立场来说话,怎么到了你这里,就成了拿企业的好处了?难道说,非得像你曾主任那样,对企业吃拿卡要,才叫工作?
 
    事实上,李处长的心里简直跟明镜儿似的,之前曾婷力排众议通过的那些化工项目批文,哪一个不是给了她巨额的贿赂?
 
    此时她这样卡住必康的项目,还不是因为必康从来都不送礼?
 
    “曾主任,我从来都没有接受过必康的任何好处,我想,你不可以这样信口开河。”
 
    李处长很严肃的说道,他其实是有担忧的,万一曾婷把这种污蔑的话到处讲,还不把他给弄的百口莫辩?到时候就像黄泥巴掉到裤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
 
    由于曾婷的心情极为的不好,因此,看到下属居然敢这样顶撞自己,登时就怒了。
 
    “李处长,你有没有收受贿赂,你说的不算,就像这必康的批文有没有问题,你说了也不算。”曾婷站起身来,怒目相向:“李处长,谁清白不清白,绝对不是凭一张嘴说说的!”
 
    李处长被气的浑身颤抖,他早就对曾婷有意见了,这个女人是从主持人转行到了团市委,然后又到这里分管工业,可是她对工业一窍不通,一来到发改委,就特么的随便指手画脚,如今还蹬鼻子上脸,污蔑起自己了!是可忍孰不可忍!
 
    狠狠的一甩手,李处长说道:“曾主任,我现在要请假回去休养,至于这件事情究竟会不会担责任,我想请你考虑清楚!”
 
    说完,他便走了出去,甚至还把办公室的门狠狠摔上!
 
    在政府机关里面,如果没有必要的话,谁也不会这么激烈的顶撞上司,而今天这李处长实在是忍不了的。你可以说他工作不力,但是绝对不能污蔑其收受贿赂。
 
    曾婷已经犯了大忌。
 
    可是,她却意识不到这一点,仍旧愤怒的看着被关上的门:“好,敢跟我顶嘴?我让你在发改系统一天也呆不下去!滚出发改委!”
 
    的确,宁海市长段清峰是她的老情人,只要吹吹枕边风,那么这李处长分分钟就能被调离。不过,如今段清峰和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关系了,曾婷似乎把这一点给忘记了。
 
    曾婷气的把办公桌上的所有文件都推到了地上,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必康,又是该死的必康!”
 
    不过,喊完了之后,她终于意识到,自己还有把柄在必康的手里面呢,似乎应该先把录音要回来,再卡必康的批文。
 
    于是,曾副主任只能硬着头皮,再给林傲雪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而此时,林傲雪盯着十七个未接来电,嘴角微微翘起,然后准备把手机放下了,现在主动权全在必康的手里面,她压根不需要回电话给曾婷。
 
    可是,这个时候又一个来电进来了。
 
    曾婷又打过来了,还真是孜孜不倦呢。
 
    “喂。”林傲雪接通了。
 
    “林总。”曾婷听到了林傲雪那冷漠的声音,就气的想要把电话摔了,不过想到自己的把柄还在对方的手上,于是只能硬生生的忍下来。
 
    “请问是哪位?”林傲雪明明有曾婷的号码,可是就是装作不认识,对于这样背地里谋划对付自己的女人,她完全无需任何的客气。
 
    “我是发改委曾婷。”见到林傲雪居然不知道自己是谁,曾婷的肺部都快气炸了。
 
    “哦,曾副主任。”林傲雪淡淡的说道,把那个“副”字说的异常清楚。
 
    曾婷知道,如果这电话再打下去,那么自己真的要被林傲雪给气死了,于是简单的说道:“是这样的,昨天你的保镖录了一份录音,我想把它给买下来。”
 
    曾婷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,换来的却是林傲雪的沉默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曾婷冷冷说道:“林总,你开个价吧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之所以沉默,是因为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曾婷和霍东方密谋对付必康的事情。
 
    林傲雪把苏锐的号码告诉了曾婷,然后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!
 
    曾婷还想说什么,发现电话已经被挂了,顿时气得又开始狂拍桌子!
 
    她知道,林傲雪分明就是不想管这件事情,否则苏锐是她的保镖,她说话,苏锐怎么可能不听呢?
 
    可是曾婷没有任何的办法,只能无奈的继续拨打苏锐的电话。
 
    而此时,苏锐正准备驱车前往夏清所在的嘉宝饮品公司呢。
 
    看到电话进来,苏锐微微一笑,当即接通了。
 
    “曾副主任。”苏锐直接开口,同样把这个“副”字咬的很重,在这一点上面,他和林傲雪很有默契的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对于一个小保镖,曾婷并没有多少客气,冷冷说道。
 
    “用脚趾头也能猜出来了。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:“怎么样,难道说曾主任是想要买回录音吗?”
 
    “是的,你开个价吧。”曾婷很直白。
 
    “一口价,两百万。”苏锐毫不客气的开口了。
 
    “两百万?”曾婷闻言,猛的一拍桌子:“你怎么不去抢?”
 
    本来她以为,苏锐只不过是一个小保镖,要个三五万已经不错了,结果对方却直接开口要了两百万!这可是敲诈!
 
    “曾副主任,我并不缺这两百万,所以,你爱买不买。”苏锐的态度同样很强硬。